默认搜索
当前位置:主页 > www.66017.com > 正文
  • 《兽心》金三水^第44章^ 最新更新:2015-05-16 17:20:00 晋江
  • 日期:2019-10-18   点击: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字体:[ ]

  缚心阁内传出一阵清朗歌声,轻轻扬扬,如流觞九曲,百转柔肠,久久缭绕不去。

  一个白衣胜雪的俊俏男子独坐窗前,眉目如画,朱唇皓齿,只是那青丝中掺杂的银白略显突兀,稍微有些破坏了整个和谐的画面。

  一句话,一个动作,像个娃娃般没有一点自主意识,柔顺乖巧的样子让人看了既心酸又心疼。

  傅雪凝喂着喂着,忍不住掩面哭起来,嘤嘤抽泣着,肩膀一耸一耸的。一旁的穆水却看也不看她一眼,仍是呆呆地坐着。

  自从二月前在狙日宫被救回来后,不仅孩子没了,还高烧不醒,连续昏迷了十几日才醒过来。被莫天啻放回来的傅雪凝一直在旁守着,起初没怎么在意,以为大病初醒,精神难免不济,乏于对外界的反应,可是这之后一连过了好些天,无论对他说什么,做什么都无半点回应,不仅如此,那次她不小心将刚煎好的药洒在他身上,竟也毫无感觉,她当时就吓得哭了起来,抱着他直哭得昏死过去,再醒来时,见他还是那样坐着,一动不动。

  面对着这样的穆水涵,她每天都要哭上好几回,有时甚至想,与其这样活着,倒不如死了的好。

  莫天啻也日日守着他,有时不得己离开,回来时带着各式各样的药草,让陈太医斟酌调配着给他吃。

  穆水涵本对任何人事物都是无反应的,可是唯对他惧怕异常,一见他来就吓得东躲西藏,有时还会哭泣,一连病上好几天。

  陈太医劝他暂时不要太过接近穆水涵,他便远远地守在离他十几米处默默看着,不说也不动,一站就是好几个时辰,旁人看去,就像两尊雕像杵着。

  傅雪凝看在眼里,心里不禁冷笑,如果不是他,公子不会落得如此下场,痴痴傻傻,如同没有生命的娃娃,对外界的一切都无知无觉。

  她试过各种方法,甚至故意伤害穆水涵的肉体,可都是徒劳,穆水涵仍是封闭着自我,活在自己的世界中,无论她如此哭喊恳求都不为所动。

  陈太医说,这是心病,她知道这心病的由来,当看到穆水涵对莫天啻恐惧得躲在自己背后寻求保护时,她感到无比的痛快,同时也无比的苦楚。

  没人知道莫天啻内心是如何煎熬,那种近在眼前,却远在天边的距离感,想靠近又不能的折磨,想诉说又无法的痛苦,所有的一切都汇成对过往的悔恨,怪他太执着于前世,被仇恨蒙蔽了真心,看不到所爱之人的付出与一再容忍。

  正如傅雪凝那日说的,是他毁了穆水涵,使得他变成如今这个样子,所以,无论花多长时间,付出大多代价,哪怕今生今世都不能换回原来的他,只能这样远远地看着,他也甘之如饴,绝不放手。

  时间一日一日过,傅雪凝也越来越灰心,即便再不甘愿,也要承认,她的公子是不可能回来了。

  时值初夏,正是雨水丰沛季节,此刻雨后初霁,万物浸润,光鲜亮泽,绿意抽新配红颜,细细无声思故人。姝草妍花,古树参天,枯枝吐新,繁茂不已。

  也不知莫天啻用了什么办法,竟让往日萧败的狙日宫焕然一新,就为了让穆水涵倚窗眺望时,好有个景色可看。

  沉默地放下镜子,傅雪凝一把扳过他的身子,用力摇晃着他的双肩,指甲都陷入肉中。

  乒乓乱响中,他犹自顾自唱着,傅雪凝的怒火完全漫延不到他身上,刚刚被掐的手腕处红肿着,留下好几个指印。

  火气一下子转为不可言的悲苦,傅雪凝猛得扑到他膝上,痛哭流涕:“公子!我错了,我不该这样对你,你原谅我吧……你看看我,就看一眼……”

  歌声中伴随着一阵阵撕心裂肺的凄苦悲喊,响遍了缚心阁,响遍了狙日宫,也响遍了栖魂山。

  莫天啻从外面回来,带着更多的药材,准备往缚心阁去,看到冲天而起的火光时,顿时将手中的药撒了一地。

  哔剥声中,浓烟滚滚,辩不清方向,火舌舔噬着莫天啻每一寸肌肤,人肉烧灼的味道混着呛人的热气,让人窒息。

  他焦急地唤着,不断坍塌的朽木残垣在身旁擦过,他却像没看到般,仍一步步坚定地向前迈着,一心系在那病中神志不清的人儿身上。

  好不容易找到方向,推开所乘无几的门框,就看见穆水涵安然闲适地坐在窗前,对周围的险情一无所觉。

  感觉后腰处一疼,反射性一掌拍向来人,只听呯的一声巨响,还未来得及看是谁,怀中人极力挣扎起来,他一失手,让穆水涵挣脱出去。

  莫天啻迈前一步要去拉他,穆水涵小声抽泣着,缩在一角连头都不敢抬,他无奈又止住了。

  “你笑什么!”正心急于穆水涵的情况,听到那明显带着嘲讽的笑声时,他恨不得将这个疯疯癫癫的女人立刻杀掉。

  原本瑟缩在一旁的穆水涵听到熟悉的声音,四下张望,看到傅雪凝顿时如看见救星般,慌不迭地爬过去。

  “水涵,别过去,那里危险!”莫天啻欲阻止,一道带着火星的木头从半空掉落,横梗在中间。

  “乖,公子莫怕,有我在这里……”傅雪凝虚弱地哄着他,双眼却紧盯着对面的男人。

  刹那间明白过来的莫天啻,怒睁双睁,幽蓝火光与周围灼热的火海激烈对抗,从心底深处升起一股前所未的巨大恐惧感将他笼罩,这个女人早就策划好了一切,她已经彻底疯了,她是个魔鬼,要带走他唯一心爱之物。

  鲜血如盛开的红花,喷溅在穆水涵脸上,他停止了抽泣,迷惑地看着慢慢闭上眼睛的傅雪凝。

  她嘴角犹带着一丝笑意,仿佛在笑莫天啻的白费心机,笑世间的纷扰,笑老天的捉弄,笑此生的悲苦。

  “啊————”穆水涵陡然尖叫起来,他抱着头不断后退,被先前掉下的木头绊倒,摔在地上浑身痉挛着。

  “疼?哪里疼?到底哪里疼?”他抚摸着他全身上下,满是灰尘的脸上,看不出以往半丝睥睨天下,小看苍生的冷酷样子。

  “心疼?”他愣了下,随即紧紧抱住他,哽咽道:“我知道,你的心好疼,可你知不知道我也好疼……当我还未出世,娘被人欺负,我感到了疼,等我来到这个世间,娘却不要我时,我好疼,当义父打我,喝我的血时,我好疼,当你离开我,再也不回来时,我好疼,当感到即将再次失去你时,我好疼……”

  莫天啻不停喃喃着,怀中的身体越来越冰冷,他收紧手臂,一滴泪水滑落,紧接着更多的泪水涌出眼眶,湿透前襟,湿透怀中人的脸……

  百余年前,他失去过一次,百余年后,再失去一次,莫天啻痛断肝肠的言语,一声声,一句句,传进穆水涵耳中,却传再也传不进他的心里。

  滚滚大火吞噬掉整个缚心阁,并继续漫延至整个狙日宫,将所有的一切都烧个精光,不留半点痕迹。

  关于我们联系方式联系客服读者导航作者导航招纳贤才权利声明广告服务友情链接常见问题诊断工具

  本站全部作品(包括小说和书评)版权为原创作者所有 本网站仅为网友写作提供上传空间储存平台。本站所收录作品、互动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第三方行为

  与本站立场无关。网站页面版权为晋江文学城所有,任何单位,个人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复制、分发,以及用作商业用途。

  重要声明: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严格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暴力小说,一经发现,立即删除违规作品,严重者将同时封掉作者账号。www.111bm.com


四海图库335| 日日红高手论坛| 长期公开精准单双中特| 香港马报白小姐透特| 王中王心连心开奖结果| 神算刘伯温心水论坛| 刘伯温心水论坛香港马会开奖结果| 神算子算命结果是皇帝| 开奖直播珠搅中心| 香港挂牌网|